LOGO

活動側影|8/30(日) 2020女性主義系列課程 第十二場:張君玫 【人類世中的女性主義化成】

活動側影|8/30(日) 女性主義系列課程 第十二場:張君玫 【人類世中的女性主義化成】

#什麼是人類世?與女性主義有什麼樣的關聯?
2020女性主義系列課程壓軸場,榮幸邀請張君玫老師來為我們開講!從 #人類世(Anthropocene)的概念作為開端,在「什麼人類世?是誰的人類世?」的問句中,引導我們重新思考生態、科學、歷史、政治與跨物種的相對關係,以及其中的女性主義觀點。

▌針對化學學家Paul J. Crutzen所提出的人類世,君玫老師先引述Donna Haraway對於科學的觀點,並帶出女性主義在此之中是如何「化成」,並強調化成具有的眾多基礎,例如宗教、科學、生物學與哲學等,說明「化成」中的歷史性與時間性,進一步與新物質女性主義與生態女性主義的批判和觀點連結。在人類世的爭議性議題討論中,同時形成了一組問題意識,因而有如摩爾(Jason W. Moore)提出的「資本世」(Capitalocene)、哈洛威的「蘇魯世」(Chthulucene),以及印度生態女性主義者席娃(Vandana Shiva)提出的「生態世」(the Ecocene)等不同面向的探討。

▌在共生與界線議題,老師以Donna Haraway的理論作為基礎,進一步延伸到對於界線問題的剖析。老師認為,界線的問題需要一併考量歷史、時間與時序性,若回到細胞來看界線,綜觀生命微觀與巨觀的層次,真正的脈絡仍在於歷史(如:生物演化的歷程),若認為談共生就不能談界線其實是誤解,因為界線會變得複雜,且侵犯的問題仍然存在。進一步提到測量的政治,老師以Barad 與Haraway的觀點為探討主軸,為我們解釋Barad所述之「測量是能動的作為(agential practices)」之觀點。測量涉及能動力(詭異多變)從生物學的觀點是界線,有界線才有辨識的問題,以及自然所具有的「酷兒展演性」(queer performativity)。

▌在課程最後,回到「自然」這個關於空間、時序與物質化的過程,當一切都是「化成」的,老師提點我們,從巨觀的、可視的到微觀的微生物,我們都是能動的參與者(agentive participants),也是一種共生的,但不是沒有衝突的,民主的、政治的場域,而我們有沒有可能重新來思考所謂的自然?老師認為,當代新物質女性主義的政治圖像中,政治圖像與生命圖像是結合在一起的,或許我們可以談及更複雜多元的生命樣態……


#女書店
#2020女性主義系列課程
#女性主義能做什麼 #女性主義
#人類世中的女性主義化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