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活動側影|11/7 Sat. 2020女書店女性主義巡迴講座 壓軸場@女書店——余貞誼 × 柯昀青「我不夠女性主義?當代女性主義者自我認同之形塑與焦慮」

活動側影|11/7 Sat. 2020女書店女性主義巡迴講座 壓軸場@女書店——#余貞誼 × #柯昀青「我不夠女性主義?當代女性主義者自我認同之形塑與焦慮」

壓軸場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主題「我不夠女性主義?當代女性主義者自我認同之形塑與焦慮」
時間|11/7 (六) 14:00-16:00
主講|
余貞誼/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 助理教授
柯昀青/台灣大學社會學系碩士,現任職NGO。譯著有《我才不是女性主義者》、《女性主義改變科學了嗎?》等書


#說說你對於女性主義的想法

2020女書店女性主義巡迴講座壓軸場,邀請到高醫大性別所的 #余貞誼 老師,與《我才不是女性主義》的譯者 #柯昀青,和大家聊聊彼此對於女性主義的觀點、日常實踐經驗、與未來的行動方案。


▌從《我才不是女性主義:一部女性主義宣言》作者Jessa Crispin的觀點談起

身為花很多時間去揣摩作者在想什麼的譯者,昀青與大家分享作者Jessa Crispin在《我才不是女性主義》中對於女性主義的發展趨勢邏輯所提出的批判:為了讓女性主義「不那麼討厭」、說服女性「當個女性主義者也不錯」、讓更多人接受這個標籤所採取的 #普世策略,雖然能夠讓更多人投身這個運動,然而有其潛在的危險,因為「一個什麼都是的主義,就什麼都不是」,此一推動過程中的論述與手段亦可能會危及女性主義本身的理想。

作者Jessa Crispin在書中也對於女性主義的 #憤怒文化(outrage culture),提出反思:憤怒文化對於仇女的鄙視、憤怒、懲罰等如膝反射式的回應,要求那個做錯事情的人出來面對,同時值得思考的是:那個人獲得的懲罰會不會太多?是否符合比例原則?回到當今社會,如果只是叫人出來面對、懲罰單一個人,卻無法阻止事情重複發生,這時女性主義該怎麼做?


▌我不夠女性主義?女性主義需要更多的公開工具箱

貞誼老師從自己的研究論文〈#我可能不夠女性主義:女性主義認同與實踐的敘事建構〉,到在醫學大學教授性別通識課程的教學現場,與大家分享個人在女性主義的認同與實踐上所遇到的挫折,以及可能的行動策略。

在〈我可能不夠女性主義〉的研究訪談經驗中,常見一種「#道歉敘事」,像是認為自己是一個「消極的女性主義者」。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內疚與焦慮,是因為流通在檯面上的女性主義敘事與理想過於單一,而且女性主義的主流想像,往往有「接受女性主義/性別教育者,就要成為一個種子」的社會行動/運動期待。對於道歉敘事的關懷,#女性主義需要更多元的故事典範,持續調整女性主義的政治議程(political agenda),「因為理想女人不會獨立存在,而是有其關係性的建構脈絡」,貞誼老師說道。

而在教學現場,貞誼老師曾接收過學生對於自己「#太女性主義」的意見反應,進而思考如何讓學生在面對性別時,從方法論上的個人主義——認為性別只是附加在個人身上的獨立特質,到 #關係化的思考——看見 #壓迫的系統性,也就是整個社會制度如何使得某一群人擁有特權,得以(有意識或無意識地)去支配另外一群人,貞誼老師援引Iris Young在其著作《正義與差異政治》中的觀點,鼓勵大家看見「盲目否定差異」與「齊頭式平等」的危險,進而思考賦能性(enabling)的正義構想。「女性主義不是在檢討個人,而是要看見每一個個人是如何在社會關係中被建構出來的。」


▌女性主義是一個複數、異質且不斷演化的理論架構

許多人不敢自稱女性主義者,是因為深怕自己以女性主義者自稱會為其他女性主義者代言。而「之所以會有 #女權自助餐 的說法,是因為女性主義者的複數主張時常被混淆」,貞誼老師說明。不同流派的女性主義者,面對同一個議題,有其各自的思考觀點與脈絡。以「為什麼女性不用當兵?」的討論為例:自由主義女性主義者可能會考量女性當兵的晉升管道是否充分;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者則會思考性別角色分工的界線,若「再生產勞動是女性的職責」的前提不變,讓女性當兵會加諸多一層對女性的壓迫;基進女性主義可能會說,軍隊本身便是一種男性宰制與認同的性別壓迫場域,進而思考在軍隊之外建構另一種制度的可能性。


▌尾聲:你要如何行動?

在講座最後,昀青與大家分享自己身為一個女性主義者同時也是NGO工作者的體會——「#以合作取代對抗」,並引述Jessa Crispin在《我才不是女性主義:一部女性主義宣言》中所言:「你所做的所有事情都不會危害女性主義,但是你要搞清楚你在哪裡,你是誰,你為何這麼做」,藉此勉勵大家。今天大家一起共聚女書店,分享彼此在日常中時不時浮現心頭的一些小焦慮,互相勉勵與對話,也是一個很好的場域,知道自己並不孤單、不在自己的思考中暗自神傷,並得以去思考下一步要怎麼做,發展可能的行動策略。


#女書店 #2020女書店女性主義巡迴講座
#我不夠女性主義?
#當代女性主義者自我認同之形塑與焦慮